杰拉德:想把教导过自己的主帅特质融合在一起,而我就是我-欧凯

浏览次数: 1115次更新时间:2021-03-23 16:12:18
杰拉德:想把教导过自己的主帅特质融合在一起,而我就是我

F1体育03月20日讯?The?Athletic?UK利物浦方面记者Simon?Hughes和一些默西塞德郡的记者采访了格拉斯哥流浪者主帅史蒂芬-杰拉德,而前者也撰写了长文,向球迷们讲述这名利物浦传奇的内在。

过去的两周对杰拉德而言是疯狂的,他率领格拉斯哥流浪者赢得了苏超冠军,星期四晚上他的球队在欧联的比赛中被罚下两人并且被布拉格斯拉维亚淘汰出局,但同时,斯拉维亚的球员被指控对流浪者中场卡马拉有种族歧视行为。最后,本周日,他将率领流浪者以冠军身份前往凯尔特人公园迎战死敌。

但杰拉德笑着对记者们说,他并不渴望安逸的生活。“流浪者的生活从来没有一天是安静的。”杰拉德说,“哪怕这些事情并不像两周前那么重要,你也必须要处理掉他们。这取决于工作范围和对工作的诠释:你必须时刻准备着,这不仅仅是关于球员、球队以及比赛方式,而是关于面对各种不同的情况的处理方法以及如何面对挑战。这就是为什么你身边有值得信赖的团队是很重要的,他们和你志同道合,在过去的三年间,对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我的团队的能力以及他们的水准,他们是和我一起面对这些挑战的。”?

采访的过程中,杰拉德经常聊到他的团队,这也是他在采访中经常会提到的东西。但有一种感觉就是,他没有将团队分成三六九等,而这是正确的做法。如果有什么关于球队管理方面的东西是他真正崇尚的,那就是和所有人都团结在一起。

杰拉德随后指出:“这是我经历低谷之后第一次取得成功。”而他说的正是2014年4月对阵切尔西的比赛,当时利物浦在安菲尔德0?–?2被击败,24年来的他们可能获得的第一个英超冠军从他们的手中滑落。那场比赛,正是杰拉德的失误让切尔西取得领先,他沮丧地笑着说:“我拒绝谈论那天和切尔西比赛的情况,但那场比赛和挫折已经很好的记录了我的情感是如何变化的。”

接受采访时,他在流浪者训练中心的食堂里,凯尔特人和邓迪联战平让他们确保了冠军。这种情感上的释放更像是解脱,“我将永远感激”。

而在利物浦生涯时期,杰拉德最喜欢的主帅是已经去世的老帅霍利尔,但在贝尼特斯麾下,杰拉德学到的是一些最为深刻的教训。因为西班牙人并不能让人感到安心,贝尼特斯甚至没有在私下表扬过他。

而Simon?Hughes写道,杰拉德作为主教练的管理风格相较于贝尼特斯而言更像霍利尔,他试图让球员们了解一切,但他也承认球员都是不同的个体,有些人需要被区别对待才能发挥他们的最大作用。自从贝尼特斯第一次来到英格兰已经17年了,杰拉德认为足球的环境已经改变了,球员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受关注。杰拉德成年后一直生活在这种剧烈的压力下,所以他认为,主教练必须比过去更加了解周遭的世界。

而在战术层面,贝尼特斯是杰拉德职业生涯遇到过的最好的主帅,他现在也尝试实行一些当时贝尼特斯的想法。而我们不应该忘记,在杰拉德到来的一年前,流浪者队在欧联预选赛的第一轮输给了在卢森堡排名第四的尼德宏。

杰拉德看了看流浪者的阵容,认为他们需要更出色的后卫,才能在苏超中取得胜利。所以这支流浪者成功的基础是他们的防守,就像在安菲尔德一样。

而杰拉德认为在流浪者还有很多事需要他去完成,所以关于更进一步的想法,很有可能回到英格兰接手一家利物浦之外的俱乐部,并不能够让他有足够的动力。他在2017年春天回到利物浦,开始了他的执教生涯,执教的是利物浦u18,因为他不想让人们认为他有资格直接担任一线队主帅。“犯错是很重要的过程,不断尝试不同的阵型,从主教练们那里虚心学习。”

一线队主教练克洛普让他意识到4-3-3阵型正是他想使用的阵型,尽管他自己从来没有在这个阵型中效力过。在2013-14赛季,利物浦在罗杰斯的率领下非常接近于4-3-3阵型,杰拉德拖后,但他身前球员的位置每场都在变化。

他在流浪者队的表现更像是克洛普,而不是罗杰斯。“我从霍利尔、贝尼特斯、霍奇森和卡佩罗等人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们的训练方式和他们想要的球场上的东西。我尝试做的是将所有和我合作过的教练的东西结合起来,按照我想要的样子和我自己的身份去做。对我来说,关键是找到合适的团队来帮助我实现这一目标,因为我有丰富的经验。”

回到利物浦的那一年至关重要,这让杰拉德意识到他不适合作为青训教练,而在格拉斯哥就不一样了,他被称作是“格拉斯哥的高压锅”。

而在文章的结尾,故事的主题又拉回到了杰拉德率领的格拉斯哥流浪者和凯尔特人之间的宿命对决。

“前进的道路上会有艰难险阻,但有些困难比其他的要更大,有些困难给人的感觉不同于其他的困难。“杰拉德说,”在那些时刻,我必须要分析和反思当时的情况,我们有没有机会继续前行,而我们达到最终目标的机会又有多少。这些目标现实可行吗?在那一刻,你必须要依靠你的后援、董事会以及周遭的人,重新开始征途。”

“第二个赛季是最为艰难的,第一年的任务是找回一些当初的自尊和信念,而之后俱乐部里的每个人都想证明我们可以缩小与凯尔特人的差距,同时也表明我们展现的是一种有潜力的比赛方式。”

“第二个赛季,我们想要竞争,也想要赢得奖杯。那些旅途上的困苦让人感觉更为痛苦,因为有了更多的期许和压力。我们取得了很大的提高,表现也很好,但当时对阵哈茨和汉密尔顿学院的两场比赛都是很大的挫折,第二个赛季以令人沮丧的方式结束。

我们本可以将差距缩小,但最后两场比赛都没有踢好,所以如果当时我们能够尽可能缩小差距就更好了。”

“但是疫情期间所做的,让我们重新充满活力,重整旗鼓,分析俱乐部的一切和每名球员,最后我们做到了。我们举行了很多分析会议、电话会议和教练组的会议,以确保我们在这个赛季专注于每一个挑战。”

杰拉德,这个情绪化的球员,正在学习如何调节自己的情绪,这样他就能成为一个更好的教练。

“这是一个挑战,也是一段必须经历的过程。作为一名主教练,你需要和很多不同领域的人交流,努力提高自己,尽可能地获取经验,但我仍然是我。我是一个情绪化的球员,把自己内心的所思所想都表露出来了,试着为球队付出我能付出的一切。我能感受到结果的变化,也想尝试不同的东西,尽可能地真实一些,我不想改变我自己,因为那样就不是我自己了。”

他真正试着去改进的地方是他对比赛结果的反应,杰拉德试图平等对待每一场比赛的结果。

“你必须学着使用你的情绪,感受情绪的变化;你仍然需要去谈论赛果的好与坏,并且给出你真诚的看法。但我也得思考谁在观察我,我需要谁跟随着我。我从克洛普身上学到的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试着将自己从足球比赛的结果中抽离出来,让自己更为平静。我认为他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我不是,不过这肯定是我正在努力改进的地方。”

杰拉德承认,如果他能和球迷一起庆祝流浪者的成功,他会在科普兰球场的看台上冲浪。“你知道当我在更衣室里喝了几杯啤酒后会发生什么,我很容易受到刺激,我愿意参与其中。”

这也给了他源源不断的动力,他想看看当所有人在一起时会有什么反应,对此他也没有任何问题。

杰拉德最后说道:“我想努力保持现状,但我知道,对我来说,我的旅途总是要分成短期、中期和长期的。我真的很喜欢主教练这份工作,这很重要。就我的角色而言,我必须忍受的唯一真正的压力来自我自己的家庭。回家我们都有家庭和责任,这是我最大的挑战:管理家庭,因为我必须要经常远离家庭,我的家人不在格拉斯哥,所以我必须要在路上花费很多时间。”

“就工作的满意度和满足感而言,我真的很开心也很自豪能担任这个职位。我想要赢得更多冠军,获得冠军的感觉让我更加渴望并下定决心在短期和中期的时间段里获得更多冠军。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我知道我在之前的采访中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所以我不想再为这个问题添加任何东西了。关于这一点已经说得够多了,但我有自己的目标,我想努力去实现它们。”

毫无疑问,杰拉德那熊熊燃烧的火焰,要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燃烧得更为明亮。

-F1体育资讯